连云港召开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审理新闻发布会(2)

  • 时间:
  • 浏览:58
  • 来源:张凯博客 - 专注共享言午博客分享

案例三:超过退休年龄遭受道路交通事故损害,并能得到误工费

法官点评:车辆损失鉴定中评估机构出具的车辆损失价格一般为扣除相应残值后的实际价格,如评估机构未扣除残值,赔偿义务人提出抗辩,法院结合实际酌情扣除3%-5%的残值。(韦娟)

法官点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大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 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指在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有些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全部都是同一人的,有些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法官点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交通事故中的财产损失算不算 包括被损车辆停运损失大问题的批复>》规定:在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中,之后 受害人以被损害车辆正用于货物运输之后 旅客经营活动,要求赔偿被损车辆修复期间的停运损失的,交通事故责任应当予以赔偿。

裁判要旨:法院认为,关于误工费,其实徐某已达退休年龄,但在交通事故指在前其确其实某社区从事环卫保洁工作,其因交通事故所产生的实际误工损失应当得到赔偿。

法官点评:商业三者险按照机动车驾驶员在事故中的责任比例实行一定比例的免赔率,是保险行业通例,建议车主购买商业三者险时一块儿购买相应的不计免赔特约险,不计免赔特约险价格不高,但一旦指在损失较重的交通事故,保险公司并能在商业三者险范围更大比例地替代车主赔偿,更好地分散事故风险。

裁判要旨:张某所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未投有保险,对于王某的损失,首先应由张某、王某某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欠缺的每种,因张某承担每种责任,由张某承担40%的赔偿责任。

案情概要:2014年11月7日,被告吴某驾驶重型自卸货车与原告冯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相撞。该事故交警部门认定吴某负主要责任,冯某负每种责任。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小型轿车进行了评估,该车综合评估价格为524000元。

裁判要旨:根据某出租公司提供的汽车委员会证明、科技公司出具的数据明细,某出租公司确有停运事实,实际产生了停运损失。某出租公司按照每天340元主张营运损失未超过法律规定范围,应予以支持。除了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4000元以外,张某对于某出租公司中有 停运损失在内的所有损失承担70%,即49551.400元。

法官点评:对年满400周岁男性与年满55周岁女人爱在事故指在后进行赔偿时一般推定其不指在误工损失,因而不考虑其误工费赔偿项目。之后 确有证据证明其在事故指在前合理时间内有误工收入的,并能根据其实际收入状态认定误工费。

案例四:车主将未投保交强险的车辆出借给他人使用,指在事故后算不算 担责

案情概要:2016年1月10日,王某驾驶电动车与张某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相撞,造成王某受伤,两车损坏。交警认定王某负主要责任,张某负每种责任。张某所驾驶的小型普通客车车主为王某某,王某某将该车辆出借给张某使用,但该车未投保任何保险。王某将张某、王某某均诉至法院,要求一块儿赔偿十五万余元。

裁判要旨:本案之中,鉴定机构因客观原因分析分析无法勘查车辆,出具的车辆损失价值未扣除残值,保险公司抗辩应扣除残值。本院酌情扣除3%的残值。

案例六:车损鉴定未扣除残值 法院算不算 扣除

案例五:交通事故中的财产损失算不算 包括被损车辆停运损失

案情概要:2015年 11月24日,徐某(男,68岁)骑电动三轮车与王某驾驶的指在停车状态的半挂车尾部相撞。经交警认定,徐某负主要责任,王某负每种责任。事故指在前,徐某在某社区从事环卫保洁工作,月工资为4000元。徐某在诉讼中要求王某及保险公司赔偿医疗费、误工费等费用。

关键词: 连云港,召开,道路,交通,损害赔偿,案件

案情概要:2016年2月18日,某出租公司驾驶员驾驶车辆与赵某驾驶的小型轿车相撞,造成出租车损坏。赵某所驾驶的小型轿车实际车主为张某,赵某为张某的雇佣驾驶员。交警部门认定,出租车驾驶员承担每种责任,赵某承担主要责任。某出租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赵某、张某及保险公司承担车损、价格签证费、施救费、停运损失等共计51551.400元。